金陵是文徵明游履所及最为频密之地,——明代·顾璘《寄上司马白岩乔公》

京华季冬月,雪满十二街。饮马凿坚冰,王程指天涯。云鹄下辽海,霜鸿渡长淮。形影望不极,历乱平生怀。——明代·顾璘《杂言送延平朱使君十三首
其一》

北斗枢衡控上都,南台司马握兵符。河山地正乾坤位,雨露春融造化垆。分陕雅推周有道,戍江应笑晋非图。朝廷白发忧相倚,寰海苍生望已苏。幕府吁谟趋老将,锦堂觞咏列文儒。心当大任何曾动,身致升平得自娱。谢墅赌棋花正好,秦淮吹笛月同孤。王风伫听歌麟趾,公子振振见玉颅。——明代·顾璘《寄上司马白岩乔公》

唐·李白《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山仙人掌茶·并序》

内容提要:吴门书派领袖文徵明一生因求学、应试与金陵结下不解之缘,金陵是文徵明游履所及最为频密之地,文氏来往吴门、金陵二地与金陵书家交游酬唱,谈榷艺文,金陵书家对其书风的形成演变以及声名的传播有着重要影响。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李 白
  六十馀年妄学诗,功夫深处独心知;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 陆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孟浩然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洒中仙。 杜 甫
  天下英雄,使君与操,馀子谁堪共酒杯? 刘克庄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朱淑真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促谋! 辛弃疾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袁 凯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杜 甫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贺之章
  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京本通俗小说
  中天月色好谁看 杜 甫
  天公支与穷诗客,只买清愁不买田。 杨万里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张 先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冯延已
  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张 先
  今日送君须尽醉,明朝相忆路漫漫。 贾 至
  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 杨朴之妻
  分手脱相赠,平生一 心。 孟浩然
  中天悬明月 杜 甫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白居易
  天未同云黯四 ,失行孤雁逆风飞,江湖寥落尔安归? 王国维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 白
  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 苏 轼
  天生丽质难自弃 白居易
  月出惊山鸟 王 维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 王 维
  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陆 游
  少年心事当拿云 李 贺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辛弃疾
  月光如水水如天 赵 嘏
  夭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文天祥
  少年安得长少年,海波尚变为桑田, 李 贺
  少年辛苦真食寥,老景清闲如哆蔗。 苏 轼
  今年花似去年好,去年人到今年老。 岑 参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谁与此同? 欧阳修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刘希夷
  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 林 抒
  天光云影共俳徊 朱 熹
  中年岁月昔风飘 黄遵宪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醒世恒言
  文字 同骨肉深 龚自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蒋 捷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白居易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佚 名
  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萨都刺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杜 甫
  公门里面好修行,半夜敲门心不惊。 佚 名
  不知十月江寒重,陡觉三更布被轻。 查慎行
  巴东三峡 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民 歌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邵 雍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 王 建
  丹表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杜 甫
  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岑 参
  夫妻本是同林鸟,巴到天明各自飞。 警世通言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居易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李 益
  不枉东风吹客泪 欧阳修
  不各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 叶清臣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吕洞宾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曹 操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 白
  不和筋力 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 辛弃疾
  今夜鹿州夜,闺中祗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杜 甫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杨万里
  不是一番寒澈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裴 休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正气满乾坤。 王 冕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辛弃疾
  不信死花胜活人,请郎今夜伴花眠。 犔 寅
  天若有情天亦老牐牐犂 贺
  不恨年华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强半为销磨。 犃浩舫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牐犜 稹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徐春,
  惜春行乐莫辞频。 贺 铸
  不信青春唤不回 于佑任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 身在最高层。 王安石
  不相菲薄不相师 袁枚
  不信楼头杨柳月,玉人歌舞未曾归。 谢枋得
  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阑干看落晖。 黄 巢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灵敏杨花过无影。 张 先
  天恐文章中道绝,再生贾岛在人间。 韩 愈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 游
  不容卧榻有人鼾 章炳麟
  尺纸从头彻尾空,忆人全在不言中。 郭晖远之妻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陶 潜
  不同苍生问鬼神 李商隐
  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杜 甫
  不逢大匠材难用 袁 枚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唐宣宗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陆 游
  水清石出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 苏 轼
  水清石自见 佚 名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晏 珠
  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 陆 游
  日淡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 苏 轼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 苏 轼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 苏 轼
  天涯握手尽文人 龚自珍
  天涯犹有未归人 徐 通
  少贪梦里还家乐,早起前山路正长。 欧阳修
  文章憎命达 杜 甫
  文章体制本天生,模宋规唐徒自昔。 张问陶
  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 陆 游
  天阶月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杜 枚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罗 隐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当奈公何! 古歌谣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行。 杜 甫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人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陶渊明
  不曾识面早相知 赵 翼
  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 杜 枚
  不爱江山爱美人 陈于王
  不羡神仙羡少年 袁 枚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张 继
  无意怜 草,人间重晚睛。 李商隐
  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呜蛙。 陆 游
  不管烟波下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 郑文宝
  心轻万事如鸿毛 李 颀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南北朝民歌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 明朝山歌
  心绪逢摇落,秋声一可闻。 苏 延
  日暮乡?未κ牵烟波江上使人愁?崔 颢
  日暮苍山远,风雪夜归人。 刘长卿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人五候家。 韩 翅
  不薄个人爱古人 杜 甫
  五狱寻仙不辞远,一生好人名山游。 李 白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 身在此山中。 苏 轼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李 白
  不露文章世已惊 杜 甫
  天地有寒懊,母心随时深。 王厘成(239)
  不操井臼操桴鼓,谁信英雄是美人?柴静仪(239)
  天外鱼书绝,征人岂念家?宋凌云(240)
  犬臣卧花阴鸡唱午依稀风景是吾乡。 李 翔(240)
  月出松际云,清光满篱舍。 沈 倬(240)
  不见采莲人,但闻花中语。 瞿时行(240)
  不愿千金万户侯,凯歌但愿早回头。 于 谦(240)
  天涯无限路,芳草自斜阳。 于 谦(240)
  水明知月上,木落见梅尊。 仇 远(240)
  月近中秋白,风从斗夜清。 高士谈
  无阔愁孤鸟,江流悯断搓。 高士谈
  大吠一山秋意静,敲门时有夜归僧。 赵 讽
  手触残红头懒梳,香随蝴蝶上衣据。 黄坤五
  夫妇死同穴,父子贫贱离。 陈师道
  日暮采樵人去后,一痕淡月乱蛙鸣。 邱 葵
  不醉多愁醉多病,几回爱酒又停杯。 李 觏
  天涯行客无宁日,不及田家业在耕。 郑 震
  牛背牧儿酣午梦,不知风雨过前山。 刘 宰
  丹枫吹尽鸦声乐,又得霜天一日晴。 陆 游
  不用闭门防俗客,爱闲能有几人来?吴夷简
  日暮空山独惆怅,不知又隔几重云?戴复古
  心空身自安,身安室自宽。 邵 雍
  少贪梦里还家乐,早起前山路正长。 欧阳修
  月夜调呜琴,相思此何极。 王 勃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刘方平
  天长地远魂飞昔,梦魂不到关山难。 李 白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白居易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韩 愈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杜 牧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 沈全期
  不曾远离别,安知慕俦侣?张 华
  太息关山月,风尘客子衣。 江 总
  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 谢 胱
  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燃。 蔡琰
  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 赵 壹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诗 经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古 逸

杂言送延平朱使君十三首 其一

明代:顾璘

顾璘(1476~1545)明代官员、文学家。字华玉,号东桥居士,长洲人,寓居上元,有知人鉴。弘治间进士,授广平知县,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少有才名,以诗著称于时,与其同里陈沂、王韦号称“金陵三俊”,后宝应朱应登起,时称“四大家”。著有《浮湘集》、《山中集》、《息园诗文稿》等。其曾评注杨士弘《唐音》。

顾璘

太常墨竹名天下,归老文休亦潇洒。元躬别得彭城法,醉后解衣方一写。一枝赠我挂草堂,是时绕屋插新篁。始知笔理侔造化,洋州胸次吞筼筜。元躬取神兼取肖,雨至如啼风若笑。即今折取一枝来,正看旁观无此妙。夫夫老大尤清狂,垂肩白发双耳长。所南画兰不画地,千秋志士同感伤。附禺帝丘三百里,放勋葬处留遗址。双梢愁惹苍梧云,乱痕泪点潇湘水。元躬画此人少知,日暮易米空筐归。只今披发飘然去,莫道前身是画师。——明代·顾景星《题归高士书竹画庄》

题归高士书竹画庄

赵公二子美无度,双桂名轩拟弟兄。已信结根同得地,更怜交叶总含清。肯随桃李争颜色,要与松篁一性情。笑煞田家紫荆树,却从憔悴复重荣。——明代·龚诩《赵氏双桂轩》

赵氏双桂轩

小啜过龙饼。看香色、真清另。寒泉玉净。淡烟写月,乳花微莹。天外金茎,记得长卿渴病。雁鱼程永。落花日、多愁境。甚风吹到,故园一片,青山弄影。有底相关,空博万种思省。——清代·龚鼎孳《品令
客有以新茗见饷者用山谷咏茶原韵》

品令 客有以新茗见饷者用山谷咏茶原韵

清代:龚鼎孳

小啜过龙饼。看香色、真清另。寒泉玉净。淡烟写月,乳花微莹。

天外金茎,记得长卿渴病。

雁鱼程永。落花日、多愁境。甚风吹到,故园一片,青山弄影。

有底相关,空博万种思省。

1

寄上司马白岩乔公

明代:顾璘

顾璘(1476~1545)明代官员、文学家。字华玉,号东桥居士,长洲人,寓居上元,有知人鉴。弘治间进士,授广平知县,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少有才名,以诗著称于时,与其同里陈沂、王韦号称“金陵三俊”,后宝应朱应登起,时称“四大家”。著有《浮湘集》、《山中集》、《息园诗文稿》等。其曾评注杨士弘《唐音》。

顾璘

南风吹春辞九垓,百舌怨诉黄鹂哀。老夫卧病亦强起,把酒劝花俱一杯。我家旧住金陵曲,开门正对梁王台。桃花盈蹊柳映地,年年爱见春风来。千金买鞍装骏马,山高堆粟成新醅。云台功名不足取,富贵于我如蒿莱。古人白骨穴蝼蚁,亦知王乔安在哉。一从弃掷向湘水,辕驹局促惭非才。羁栖厌见春色至,教儿刬却东园梅。纵有韶华满郊薮,弄花斗草随婴孩。青春尔今去,勿为吾徘徊。吾衰今久矣吾视,天地万物真浮埃。——明代·顾璘《送阳春歌和陈宋卿》

送阳春歌和陈宋卿

两年望君君不来,渴心捲水生黄埃。昨闻津吏报君至,秉烛传更夜无寐。晓雨移樽江上迎,南风吹船船倒行。五里停篙十里泊,侧听鼓角前湾声。君乘画舫荡双楫,涧壑下泻滩流平。眼中迟速亦复尔,何况出处关人生。万事未须问,会面安可轻。与君月出共舟去,山水湘南无限情。——明代·顾璘《江上迎望之逆风舟不得进》

江上迎望之逆风舟不得进

北风吹河水,晚溜明寒澌。舟师理长缆,指直不得维。感时抱虚警,惜别呈苦辞。君今在江湖,遗我千里思。——明代·顾璘《杂言送延平朱使君十三首
其三》

杂言送延平朱使君十三首 其三

明代:顾璘

北风吹河水,晚溜明寒澌。舟师理长缆,指直不得维。

感时抱虚警,惜别呈苦辞。君今在江湖,遗我千里思。

1

常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关键词:文徵明、庄昶、顾璘、陈沂、王韦、徐霖、金琮、交游。

仙鼠白如鸦,倒悬清溪月。

文徵明(1470-1559)一生大部分行迹在于吴门
,除了早年(13-16岁,即成化十八年1482至成化二十年1484)随侍其父于博平知县任上,以及三年赴京领荐任翰林待诏(54-57岁,即嘉靖二年1523-嘉靖六年1527)外,金陵是文徵明游履所及最为频密之地,是其交游活动不可或缺的重要区域,自弘治八年至嘉靖元年,文徵明九试应天府,皆不第;
文氏一生因应试与金陵结下不解之缘。从文徵明十九岁发愤攻书,
至其五十四岁被荐入京,这三十五年光阴是文氏书法师古博习最为重要的奠定阶段,也正是他往来吴门、金陵二地访学、应试、交友频繁期,此期乃至晚年,文徵明与活跃于南都的文人书家唱和酬酢、谈榷艺文甚为欢洽。
以往有关文徵明及其书法的认识主要围绕其受沈周等吴门先辈书家启蒙、熏陶而言,而于吴门之外书家对其影响所言不多,本文选取金陵若干代表性书家为例,探究文徵明与金陵书家交游与互动关系,以期能对深入认识文徵明乃至金陵地区书家有所裨益。

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不歇。

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

文徵明的金陵之旅是从拜师访学开始的,弘治四年,李应祯(1431-1493)任南京太仆寺少卿与文林为同僚,文徵明得以朝夕给事左右,所承绪论为多。
文徵明师事李应祯大约一年左右,即因父病及李应祯致仕返吴。弘治六年秋,文徵明奉父命至江浦定山从庄昶(1427-1499)游,
庄昶字孔旸,号木斋,又号卧林居士,晚号定山居士,江浦人,成化丙戌进士,明代理学名家和“山林诗”代表作家。为诗握唐人机轴,变幻百出,往往近踵风雅,其字画亦然,草书迥然自成一家,与狂草大家陈献章(1428-1500,人称白沙先生)交谊笃厚。“定山深解书法,或问张汝弼草书,曰好到极处俗到极处;问如何则可,曰写到好处变到拙处;曰何居,曰所谓行墨因调性者是也。”
庄昶对书法理解甚为精辟,于当时亦以书名,庄昶对文徵明的到来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视其为忘年交,赠诗曰:

丛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

一灯何处写相知,对坐寒窗慕雨时。诗本平生非杜甫,琴才临老遇钟期。尽堪出手名家早,但觉忘年得友迟。肯许无言真妙处,欲将千古慰深思。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诗中庄昶对文徵明期许甚高,文徵明作《再至定山辱庄先生赠诗次韵奉答》以谢:

举世末见之,其名定谁传。

稚齿穷身岂有知,偶陪高论得移时。感公不以愚顽弃,顾我何堪远大期。草阁便须终岁住,仆人休讶出山迟。归来乞得尧夫句,暮雨秋灯不断思。

宗英乃禅伯,投赠有佳篇。

文徵明到访时庄昶已隐居定山多年,寄情山水,放怀林壑,谭道授徒,四方云集,“从讲者常数十人,海内望如羽翼。”
其声名之隆播于朝野,吕怀《定山庄先生祠田记》叙其盛况云:“当时海内名流士慕先生之风者,日造先生,与之眺天峰之阁,临溪云、活水之亭,逍遥寻乐,各自分愿,……思有以振刷而自磨擢者,先生之道非后生末学所敢轻议。而其兴起人心如此,则又岂真后世以文字立言者所可能哉!”
对于“仕”与“不仕”庄昶亦有自己的独见:“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时而已矣。时可仕也则仕,时不可仕则不仕。惟其时也,故仕非苟禄,不仕非忘世。”他主张“出处正大,去就分明”。
庄昶居定山,垂三十年,累荐不起。
他的归隐为他获得极大的声名,正如李东阳赞诗所云:“此老逃名竟得名。”
终观文徵明一生似乎与庄昶有着某种契合,庄昶的声望学识和处世态度对文徵明当有所触动,他的揄扬推重也为年轻的文徵明进入金陵文人圈作了铺垫。庄昶的知遇,徵明始终心怀感念,二十年后文徵明再至江浦,物是人非,睹物思情,作《宿江浦有怀定山先生》:

清镜烛无盐,顾惭西子妍。

惊风木叶夜毵毵,独宿江城酒半酣。千载名山无谢传,一生知己愧羊昙。青灯暮雨残诗帖,明月苍松旧草庵。二十年来头欲白,当时心事向谁谈?

朝坐有余兴,长吟播诸天。

诗中追忆往事,寄托徵明对庄昶的无限思念。正德七年,文徵明撰《先友诗》八首追怀重要八位师友(李应祯、陆容,庄昶、吴宽、谢铎、沈周、王徽及吕㦂)。庄昶赫然列次,其中《定山庄公昶》咏云:“定山古通儒,学道希圣贤。古义与时违,敛息贲田园。黄花媚幽径,白鸟咏清川。悠悠青山适,一往三十年。高罗弗为求,欲致无由缘。非无济世心,亦有清庙篇。惜哉用违材,零落成捐弃。”诗有序曰:“壁生晚且贱,弗获承事海内先达。然以先君之顾,窃尝接识一二。比来相次沦谢,追思兴慨。”
诗与序对庄昶等诸位师长的相继离世无限感慨,《先友诗》所咏李应祯、吴宽、沈周、陆容等皆文徵明至为尊崇之师,此亦足见庄昶于文徵明心中之重。

唐·皎然《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

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

在文徵明与金陵文人书家的交游圈中,“金陵三俊”(
顾璘、陈沂、王韦)是文氏交游的一个重要群体。弘治八年秋,文徵明首赴应天乡试,馆王韦家
,此年乡试,顾璘(1476-1545)、都穆(1458-1525)与试获领荐
,文徵明不售。文氏与顾璘相知或正始于此时
,此次相晤后,文、顾二人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笃厚交谊。顾璘少负才名、虚己下士与陈沂、王韦号“金陵三俊”,为金陵文坛翘楚,引领江左风流,文徵明结识陈沂
(1469-1538)、许隚(1469-1536)
等金陵文人书家可能赖于顾璘之引介。文徵明与顾璘、陈沂、王韦、许隚等年相仿,气息亦相投,顾璘所撰《摄泉隐君许彦明墓志铭》即揭示了他们之间的笃厚交谊:

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

彦明许隐君,耿介沈黙,处富不盈,居贱不诎,人鲜与合。独与姑苏文征仲、南都陈鲁南、王钦佩及余四人为密友。四人者,亦爱隐君无他,乐为倾倒。时时赋咏相酬和,摅展情素,不相较浅深工拙也。

[注]此诗作于陆羽隐居妙喜寺期间。皎然在重阳节同陆羽品茗、赏菊、赋诗,开创以茶代酒,移风易俗之新风。

“明人重声气,喜结文社。”
明代士人因血缘、地缘、身份、修养、趣尚组成各种团体会社,吟咏酬唱,雅集结社是当时士子文人社会交往的主要形式,金陵地区也不例外,诗社画社亦甚蔚为风气,
文徵明与“金陵三俊”这一文人团体(顾璘、陈沂、王韦、许隚)之间的交往,历时长(终生为友,直至老去),趣味投,可谓契合无间。从存世诗文书画来看,文徵明与顾璘、陈沂、王韦及许隚等之间相互诗文酬唱题咏以及书信往来达数十篇。顾璘官高位显、礼贤下士在金陵文人中享有盛誉,虽数度异地为官、宦海沉浮,但与友人的酬酢并未因时空变换而有所睽隔。正德四年,顾璘升任开封知府,文徵明作有:“青春三十早专城,故旧江南重别情”句遥寄挂念;
正德八年八月,顾璘以忤宦官谪知广西全州,徵明与乔宇、陈沂、王韦、李熙等赋诗赠行,
顾璘至全州后,亦甚为思念徵明,有怀诗:

唐·皎然《饮茶歌诮崔石使君》

儒林挥笔掩群贤,湖海倾心二十年。藻鉴尘埃无伯乐,规模乡国有颜渊。黄花别泪临湖水,白雁乡书断楚天。山馆穷愁欹枕日,拭君图画转凄然。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剡[shan4]爨[cuan4]

诗中将文徵明比作学行俱臻的颜渊,感其不遇,并为音书阻隔、未得相聚,只能抚试徵明所赠图画而怅然。任官余暇顾璘时与文徵明同赏画作,诗书为娱,如嘉靖元年顾璘以病免归,两人得以短暂相聚,即有观闽人柯维熊藏《藻鱼图》、赏王冕《梅竹卷》图并诗文吟咏、笔墨遣兴之雅事,文徵明作有《题梅竹图次顾东桥韵》诗记之;
嘉靖六年,文徵明从翰林待诏任上归吴,筑玉磬山房,新居落成,顾璘和诗《寄題文徵仲玉磬山房》二首,其一曰: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讲仙琼蕊浆。

曲房平向广堂分,壁立端如礼器陈。拊瑟便应来凤鸟,折腰那肯揖时人。词华价并金声赋,寿酒欢生玉树春。法象泗滨真不忝,画梁文藻翠光匀。

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

诗中以“凤鸟”
暗喻徵明;同年九月,文徵明携子文嘉至金陵访顾璘、许隚、刘麟,时王韦已殁,作诗怀悼王韦。嘉靖八年春,顾璘前往吴门访徵明,下榻停云馆,把酒叙旧,情投意合:“情洽酒杯春烂漫,话深烛把夜阑残。”;
是年,顾璘赴任浙江邀文徵明及许隚游西湖,文徵明因病未及前往,作《顾华玉以书邀予为西湖之游病不能赴诗以谢之》:“旧约钱塘二十年,春风拟放越溪船。却怜白髪牵衰病,应是青山欠此缘。漫说西湖天下胜,负他北道主人贤。只余好梦随潮去,月落空江万树烟。”
文徵明为未能赴约感到遗憾,并将之归为“青山欠此缘”,虽然如此,自己的好梦还是随潮水和明月去与友人相聚了。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顾璘晚年任官、致仕金陵,徵明亦时至金陵与璘酬唱。几十年的交谊,使得顾璘对文徵明的学行、品格有深深的理解,其于嘉靖戊戌巡抚湖广途中写给文徵明的诗即有较全面的概括: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志士厉高节,夫君狷者流。举足唯大道,邪径焉肯由。田仁甫弱冠,却赙矜清修。元城寡内欲,亦自既壮秋。掩面过行女,闭门拒王侯。天然冰玉操,不与思虑谋。师资快吾党,少长咸低头。五车聚腹笥,发咏崇温柔。鲜云澹华泽,美玉辞雕锼。待诏入金马,玩世存薄游。脱冠挂神武,遂返莼鲈舟。颐神击磬室,放歌埋剑丘。掉笔弄图画,尽掩松雪俦。乃惊铁石肠,遗韵仍绸缪。伯阳信龙物,变化不可求。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食酒多自欺。

诗中可见顾璘对文徵明的为人、品行、操守以及文艺才能甚为肯定和推崇。明人李绍文《皇明世说新语》载有一事:

秋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文衡山素不到河下拜客,严介溪语顾东桥曰:不拜他人犹可,余过苏亦不答拜。东桥答云:此所以为衡山也,若不拜他人只拜介溪,成得文衡山乎?

崔侯啜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啜[chuo4]

朝阁权臣严嵩过吴,文徵明不予理会,可见徵明之耿介,顾璘与严嵩私交甚好,故为徵明开脱,亦乃璘知徵明。徵明亦知璘,嘉靖乙巳,顾璘卒,文徵明为撰墓志铭云: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为文不事险刻,而铸词发藻,必古人为师。见诸论著,雄深尔雅,足自名家。诗尤隽永,虽矩矱唐人,而劖芟陈烂,时出奇峭。乐府歌词,不失汉、魏风格。问学深博,既有资地,而才敏气充,足以发之。自其少时,已有名世之志,既举进士,即自免归,大肆力于学。时陈侍讲鲁南、王太仆钦佩皆未仕家居,皆名能文,与相丽泽,声望奕然,时称‘金陵三俊’。及官南曹,曹事甚简,益淬厉精进。居六年而学益有闻。自是出入中外,所雅游若李崆峒献吉,若何大复仲黙,若朱升之、徐昌榖,皆海内名流。一时诗名震迭,不啻李、杜复出;而公颉颃其间,不知其孰为高下也。然诸公皆仕不显,又皆盛年物故,公仕最久,官亦最显。……虽簿书鞅掌,而不忘觚翰。……有古高贤特逹之风。及是将解留务,往来吴门,寻乡里旧游,期余尽游诸山,以毕其平生。……?

[注]题中“诮”字,微含讥嘲实为诙谐。其意在倡导以茶代酒,探讨茗饮艺术境界。皎然在茶诗中,探索品茗意境的鲜明艺术风格,对唐代中后期中国茶文学(咏茶诗歌)的创作和发展,产生了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

顾璘之才学、文名、风范之大略尽在其中,观顾璘与文徵明之交谊,正所谓惺惺相惜,情真意笃,互为标榜!

唐·皎然《顾渚行寄裴方舟》

文徵明与陈沂的交谊从其早年即已开始,正德八年秋陈沂赴京会试至吴访别文徵明,九月十六日文徵明为陈沂跋其所藏欧阳修《付书局帖》,并作《陈鲁南将赴试南宫过吴中访别赋诗送之》:

我有云泉邻渚山,山中茶事颇相关。/ 渚[zhu3]

不尽金陵晤语情,扁舟重见阖闾城。江湖动是经时别,雨雪仍看岁晩行。涉世与君俱老大,劳生何苦事声名。只应献赋心犹壮,西北青云是玉京。”

鶗鴂鸣时芳草死,山家渐欲收茶子。/ 鶗鴂[ti2jue2即杜鹃]

晤会文徵明后,陈沂乘舟北上,于舟中应张辨之之请为张氏所藏文徵明《温兰圗》卷跋尾:“别来芳迹杳难寻,千里相思契结深。汉馆月眀幽客梦,楚江秋尽美人心。含风袅袅香生佩,隔水悠悠思入琴。百卉无情自春绿,不堪于此易沾巾。余尝题文衡山墨兰寄友人,今为辨之録此,时癸酉歳九月十八日在松陵舟中书,湖光月色相映,且与衡山方别,其情不言可知也。”
跋中亦见陈沂、文徵明二人之情谊。

伯劳飞日芳草滋,山僧又是采茶时。

嘉靖二年,九试失败的文徵明在友人的游说并鼎力荐举下,得授翰林待诏,三年待诏是文徵明一生唯一的仕宦之旅,这个只有从九品的官职于他犹如一个鸡肋在手,有说不出的味道。在翰林院,文徵明因非科考出身,不甚如意,然陈沂等人却与他结下深厚的友情,何良俊曾经记载:“衡山在翰林日,大为姚明山、杨方城所窘,时昌言于众口:‘我衙门不是画院,乃容画匠处此耶?’惟黄泰泉佐、马西玄汝翼、陈石亭沂与衡山相得甚欢,时共酬唱。”
嘉靖四年,陈沂携徵明游西苑、西山,徵明写下了《游西山诗》十二首,题记有云:“嘉靖乙酉春,同官陈侍讲鲁南、马修撰仲房、王编修绳武偕余为西苑之游,先是鲁南教内书堂识守苑官王满,是日实导余三人行,因得尽历诸胜。既归,随所记忆为诗十篇,窃念神宫秘府逈出天上,非人间所得窥视,而吾徒际会清时列官禁近,遂得以其暇日游衍其中,独非幸与?然而,胜践难逢,佳期不再,而余行且归老江南,追思旧游可复得耶?因尽录诸诗藏之,他时邂逅林翁溪叟,展巻理咏,殆犹置身于广寒太液之间也。是岁四月既望识。”
诗与题记于西苑游的美好记忆甚为留念。文徵明致仕后,陈沂寄诗以赠:

由来惯采无近远,阴岭长兮阳崖浅。

杳然林壑在人间,为别多年似绝攀。不独朋交伤白首,每缘游兴忆青山。门前䗶屐焉能至,溪上兰舟讵□还。欲待乘春同访胜,剑池崖石坐潺湲。

大寒山下叶未生,小寒山中叶初卷。

文徵明作有《忆昔四首次陈鲁南韵》怀念过去三年相处的时光:

吴婉携笼上翠微,蒙蒙香刺罥春衣。/ 罥[juan4]

三年端笏侍明光,潦倒争看白发郎。只尺常依天北极,分番曾直殿东廊。紫泥浥露封题湿,宝墨含风赐扇香。记得退朝归院静,微吟行过药䦨傍。

迷山乍被落花乱,度水时惊啼鸟飞。

紫殿东头敞北扉,史臣都着上方衣。毎悬玉佩听鸡入,曾戴宫花走马归。此日香垆违伏枕,空吟高阁霭余辉。三年归卧沧江上,犹记双龙傍辇飞。

家园不远乘露摘,归时露彩犹滴沥。

扇开青雉两相宜,玉斧分行虎旅随。紫气氤氲浮象魏,彤光缥缈上罘罳。幸依日月瞻龙衮,偶际风云集凤池。零落江湖俦侣散,白头心事许谁知。

初看怕出欺玉英,更取煎来胜金液。

一命金华忝制臣,山姿偃蹇漫垂绅。媿无忠孝酬千载,曾履忧危事一人。陛拥春云严虎卫,殿开初日照龙鳞。白头万事随烟灭,惟有觚棱入梦频。

昨夜西峰雨色过,朝寻新茗复如何。

对与陈沂相处翰林院的许多点滴细节和感受,文徵明似乎说不尽,道不完。多年后,徵明时常与友人语及同陈沂等游西苑之事,并书《西苑诗》以赠。
在他去世的前三年,还用小楷抄录《次陈沂忆昔诗四首》及《西苑诗》。
《文徵明集》收有一封徵明写给陈沂的信札“致石亭“:

女宫露涩青芽老,尧市人稀紫笋多。

数辱惠教,不一一奉报,愧愧。昨令郎过次,忽遽特甚,不得少致鄙意,通家之情,殊缺然也。恭喜致仕得请,无以为贺,旧藏匏翁大书一卷,辄用驰上,或可供林下清玩。此非寻常币帛,想不见缺也。所委拙画,稍和得为干当,不敢终负雅情。子重行,且此奉覆。徵明顿首再拜石亭太卿先生尊兄。

紫笋青芽谁得识,日暮采之长太息。

札中叙陈沂之子过吴,徵明以旧藏吴宽书作赠陈沂以贺其致仕得请,聊供沂林下清玩,并请陈沂不要因觉礼重而拒之,札中同时答应完成陈沂所委画作。由此亦足见二人至契交情。《金陵琐事》载:“陈石亭六七岁便搦笔模仿古人之画。后入翰林,与文徵仲讲论,其画更进”。
陈沂与徵明间笔墨之事当不在少数。

清泠真人待子元,贮此芳香思何极。

文徵明早年曾向王韦之父王徽问学,与王氏父子关系熟稔,文徵明与王韦书信往来甚夥,试举一二:

唐·皎然《对陆迅饮天目山茶困寄元居士晟》/ 晟[cheng2]

……承须拙作,必恐贾祸,颇自禁省。虽间得一二,多不足观,已录附宗鲁处,缘暑月慵近笔研,不别具上,相见时取一笑。兹因华玉先生归便,草率具此。未缘参承,临纸无任惓惓。惟时中自爱。壁顿首再拜钦佩契家兄。小书粗帨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