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血悲鸣又那年,诗中描写景象固然有些凄冷

  在忏悔中祈祷,在绝望中沈沦;——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清明白雨

星辰冷落碧潭水,红叶悲鸣红蓼风

雨余小步

明代:王夫之

王夫之(1619年10月7日-1692年2月18日),字而农,号姜斋、又号夕堂,湖广衡州府衡阳县人。他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明清之际三大思想家。其著有《周易外传》、《黄书》、《尚书引义》、《永历实录》、《春秋世论》、《噩梦》、《读通鉴论》、《宋论》等书。王夫之自幼跟随自己的父兄读书,青年时期王夫之积极参加反清起义,晚年王夫之隐居于石船山,著书立传,自署船山病叟、南岳遗民,学者遂称之为船山先生。

王夫之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唐代·李白《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鹜落霜洲,雁横烟渚,分明画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宿苇村山驿。何人月下临风处,起一声羌笛。离愁万绪,闲岸草、切切蛩吟如织。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计凭鳞翼。想绣阁深沉,争知憔悴损,天涯行客。楚峡云归,高阳人散,寂寞狂踪迹。望京国。空目断、远峰凝碧。——宋代·柳永《倾杯·鹜落霜洲》

倾杯·鹜落霜洲

满船明月浸虚空,绿水无痕夜气冲。诗思浮沉樯影里,梦魂摇曳橹声中。星辰冷落碧潭水,鸿雁悲鸣红蓼风。数点鱼灯依古岸,断桥垂露滴梧桐。——宋代·白玉蟾《黄岩舟中》

黄岩舟中

宋代:白玉蟾

满船明月浸虚空,绿水无痕夜气冲。诗思浮沉樯影里,梦魂摇曳橹声中。星辰冷落碧潭水,鸿雁悲鸣红蓼风。数点鱼灯依古岸,断桥垂露滴梧桐。

1月夜,写景,抒情,愁苦

  庐内-个孤独的梦魂:

多么婉约,多么温柔。这首诗是如此地广为流传,加上他与陆小曼的故事,以致于,徐志摩在我脑海中曾经的形象,就是一个满腔柔情的民国文人,直到我在偶然间读了《徐志摩诗全集》。

                  ――自作

满城明月尽虚空,绿水无痕夜气冲

莲花莲叶柳塘西,疏雨疏风斜照低。竹箨冠轻容雪鬓,桃枝杖滑困春泥。垂虹疑饮双溪水,砌草新添一寸荑。不拟孤山闲放鹤,鹁鸠恰恰向人啼。——明代·王夫之《雨余小步》

  坡下一座冷落的僧庐,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转生立在渡江边,回头忘却,白雨下落别。阴阳隔,托杜鹃,啼血悲鸣又那年。

诗思浮沉樯影里,梦魂摇曳橹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