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在《翡冷翠的一夜》这首诗里,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图片 2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图片 1

抛开他个人感情状态不谈的话,这两首诗还是挺引人遐想的(彩虹旗飘扬啊~~~)

  徐志摩的第二个诗集《翡冷翠的一夜》写于1925年至1926年,1927年2月由新月书店出版。“翡冷翠”意为花城。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图片 2

  徐志摩在诗集的序中明确的提到,这本诗集是献给陆小曼的,是纪念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礼物。因此,这本诗集几乎就是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热恋情史。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最后的那一天

  《翡冷翠的一夜》写于1925年徐志摩在意大利的翡冷翠山中。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著

你不必惊异,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徐志摩在《翡冷翠的一夜》这首诗里,抒写出浓烈而执着的爱情。情到深处,无怨无悔;为情所困,为情所死。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更无须欢喜——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诗的开头,切入的是抒情主人公的心理活动,从爱人的即将远离在女子心中引起的难过、嗔怒、责怪等情绪,反衬出爱人在她生活中的重要以及她对爱人的挚爱和依恋。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一天;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你记得也好,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最好你忘掉,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更不须声诉,辩冤,再不必隐藏,——

最后的那一天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只当是前天我们见的残红,  

  你我的心,像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怯怜怜的在风前抖擞,一瓣,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两瓣,落地,叫人踩,变泥……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唉,叫人踩,变泥——变了泥倒干净,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这半死不活的才叫是受罪,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看着寒伧,累赘,叫人白眼——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天呀!你何苦来,你何苦来……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起造一座墙

  离开是令人非常痛苦的,因为曾经的爱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爱情溶入了她的生命中,爱情就是她的生命: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你我千万不可亵渎那一个字,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别忘了在上帝跟前起的誓。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蕉衣似的永远裹着我的心;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我要你的爱有纯钢似的强,

  你惊醒我的昏迷,偿还我的天真。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这流动的生里起造一座墙;

  没有你我哪知道天是高,草是青?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任凭秋风吹尽满园的黄叶,

  你摸摸我的心,它这下跳得多快;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任凭白蚁蛀烂千年的画壁;

  再摸我的脸,烧得多焦,亏这夜黑  

就使有一天霹雳震翻了宇宙,——

  看不见;爱,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也震不翻你我“爱墙”内的自由!

  别亲我了;我受不住这烈火似的活,  

  这种爱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她再一次沉浸在烈火般的爱情体验中:  

  这阵子我的灵魂就象是火砖上的  

  熟铁,在爱的槌子下,砸,砸,火花  

  四散的飞洒……我晕了,抱着我,  

  诗人笔锋突然一转,让抒情主人公从对爱情的幸福体验中转入到对死的无限向往上,描绘出了一幅非常优美的、令人陶醉的“死”的幻象。对爱情有深刻体验她,为实现爱情自由和爱情幸福的美好愿望,为爱而死。因为她的愿望在现实世界中不能实现,她只能通过死来实现了,爱情因死而美丽永恒:  

  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  

  闭着眼,死在你的胸前,多美!  

  头顶白树上的风声,沙沙的,  

  算是我的丧歌,这一阵清风,  

  橄榄林里吹来的,带着石榴花香,  

  就带了我的灵魂走,还有那萤火,  

  多情的殷勤的萤火,有他们照路,  

  我到了那三环洞的桥上再停步,  

  听你在这儿抱着我半暖的身体,  

  悲声的叫我,亲我,摇我,咂我,……  

  我就微笑的再跟着清风走,  

  随他领着我,天堂,地狱,哪儿都成,  

  反正丢了这可厌的人生,实现这死  

  在爱里,这爱中心的死,不强如  

  五百次的投生?……自私,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