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潮带了四万叛军来进攻

李暠逃出长安后,安禄山叛军攻进长安。郭子仪、杜震宇弼听到长安陷落,一定要抛弃台湾,布鲁诺弼退守Cordova,郭子仪回到灵武。原本已经收复的山东郡县又重新陷入在叛军手里。

叛军进潼关早先,安禄山派金朝的降将令狐潮去攻击雍丘(今甘肃顺河区)。令狐潮本来是雍丘县令,安禄山占有泰州的时候,令狐潮就曾经投降。雍丘周围有个真源县,军机章京张巡不愿投降,招募了生机勃勃千来个不闻不问士,占有了雍丘。令狐潮带了八万叛军来攻击。张巡和雍丘将士坚决守护七十多天,将士们穿戴着军装吃饭,包扎好创口再战,打退了叛军五百多次强攻,杀伤大批判叛军,使令狐潮不能不退兵。

第三次,令狐潮又聚集队容来攻城。这个时候,长安沦陷的新闻已扩散雍丘,令狐潮十三分快乐,送了后生可畏封信给张巡,劝张巡投降。

长安沦陷的新闻在唐军将士中传播了。雍丘城里有六名帅领,原本都以很闻威望的人,看看那一个时局,都动摇了。他们齐声找张巡说:“未来双方力量相差太大,再说,天皇是死是活也不知晓,还不及投降吧。”

张巡后生可畏听,肺都气炸了。可是表面上装作面不改容,答应后天跟大伙一同研讨。到了第二天,他召集了整个市将士到大厅,把六主力军喊到相近,公布他们犯了戴绿帽子国家、动摇军心的罪,当场把他们斩了。将士们看了,都很打动,表示坚决抵御到底。

叛军不断攻城,张巡集团战士在城头上射乱箭把叛军逼回去。可是,日子一长,城里的箭用完了。为了那事,张巡怎么不愁呢!

一天早晨,雍丘城头上黑魆魆一片,模模糊糊有不菲个穿着黑衣裳的精兵,沿着绳索爬下墙来。这事被令狐潮的老将开采了,急速报告主将。令狐潮肯定是张巡派兵偷袭,就指令士兵向城头放箭,一向安置天色发白,叛军再细致大器晚成看,才看理解城阙上挂的全部是草人。

那边雍丘城头,张巡的小将们欢腾地拉起草人。那千把个草人上,密密层层插满了箭。兵士们粗粗一点,竟有几十万支。那样一来,城里的箭就不用愁啦!

又过了几天,如故像那天夜里类似,城阙上又冒出了“草人”。令狐潮的兵士见了又好气,又好笑,感觉张巡又来骗他们的箭了。大家何人也不去理它。

何地知道那三回城上吊下来的并非草人,而是张巡派出的八百名武士。那八百名勇士乘叛军不防范,向令狐潮的大营发起猛然袭击。令狐潮要想组织抵抗已经来不如了。几万叛军失去指挥,四下里乱奔,一向逃到十几里外,才喘了口气停下来。

令狐潮一而再三番五次中计,气得无精打彩,回去后又充实了军事力量攻城。张巡派他的部将雷万春在城头上指挥守城。叛军看见城头现身了两个战将,就放起箭来。雷万春没防卫,一下子脸上中了六箭。他为了牢固军心,忍住了疼痛,动也不动地站立着。叛军将士感觉张巡心怀鬼胎,那三遍一定又放了个怎么样木头人来骗他们。

新生,令狐潮从耳目这里获悉,那贰当中箭后屹立不动的“木人”正是新秀雷万春,不禁大吃一惊。令狐潮在城下喊话,请张巡会见。张巡上了城头,令狐潮对她说:“笔者看来雷将军的解衣推食,知道你们的军纪确实严明。可是缺憾你们不识天意啊!”

张巡冷笑一声回应说:“你们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还谈怎么样天意!”说着,就指令将士出城猛冲过去。令狐潮吓得拨转马头没命地乱跑,他手下的15个叛将,都被张巡将士活捉了。

打那现在,令狐潮屯兵在雍丘北面,不断打扰张巡的粮道。叛军平时常有几万人,张巡的兵不过大器晚成千多,不过张巡瞅准机会就攻击,总是打胜仗。

过了一年,睢阳(今新疆洋商银丘,睢音suī)太守许远派人向张巡送来求助文书,说叛军老马尹子奇辅导十三万兵马要来进攻睢阳。

张巡接到求救文书,赶紧带兵到睢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