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天国,又用树叶做成的杯子从溪流里为他取来了清水

在森林的深处,这位苦行的修士双目紧闭着进行修炼,他希冀开悟成道,进入天国。可是那位拾柴的姑娘,却用裙子给他兜来水果,又用绿叶编织的杯子从小溪给他舀来清水。

游思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他的修炼日趋艰苦,最后,他甚至不吃一个水果,不喝一滴清水;那拾柴的姑娘悲伤不已。

泰戈尔、汤永宽

天国的上帝听说有个凡人竟然希冀成为神灵,虽然上帝曾经一次又一次挫败他的劲敌——泰坦巨神,并且把他们赶出他的疆域,但是他害怕具有承受磨难的力量的人。

  在森林的深处,苦行的修士紧闭着眼睛在苦苦的修炼;他想修成正果,进入乐园。
  但是拾柴的姑娘在衣裙里给他带来了果子,又用树叶做成的杯子从溪流里为他取来了清水。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他的修行变得愈加艰苦了,到后来他绝口不尝果子,也不喝一滴清水。拾柴的姑娘感到非常悲伤。
  乐园里的上帝。听说有一个人居然胆敢希冀成为神灵。他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同他的劲敌泰坦们战斗,并拒之于他的王国之外;然而他惧怕一个具有忍受苦难的力量的人。
  但是他懂得凡夫俗子的癖好,于是他计划用诱惑来引诱这个凡人放弃他的冒险行动。
  从乐园吹来一口气,吻着那个拾柴姑娘的肢体,她的青春由于一阵突然迸发的美丽的快乐而感到痛苦,她的思想也仿佛像蜂巢受到袭击的蜜蜂在嗡嗡作响。
  苦修士要离开森森,到山洞里去完成他的严格的苦行的时候来到了。
  当他睁开了眼睛准备启程的时候,那个姑娘出现在他眼前,好似一首熟悉而已被遗忘的诗歌,因为新添了一种曲调而变得陌生了。苦修士从他的座上站起来,告诉她这是他离开森林的时候了。
  “但你为什么要夺去我给你效劳的机会呢?”她眼眶里噙着泪珠问道。
  他重新坐下来,沉思了好久,便在原处留了下来。
  那天晚上,姑娘心里悔恨,一夜没有成眠。她开始害怕自己的力量,憎恨自己的胜利,但是她的内心却在狂喜的波浪之上颠簸摇荡。
  到了早晨,她走到苦修士的面前,向他施礼,请他为她祝福,说她必须离开他。
  他默默地望着她的脸,接着,他说:“去吧,祝你如愿。”
  多少年,他兀自独坐,最后他的苦修功德圆满了。
  众神之王从天上降临,告诉他已经赢得了乐园。
  “我不再需要乐园了。”他说。
  上帝问他希望得到的更大的报酬是什么。
  “我要那个拾柴的姑娘。”    

然而他借熟芸芸众生的秉性,于是便设计诱惑这个凡夫俗子放弃他的冒险。

一阵微风自天国吹来,亲吻着拾柴姑娘的四肢;她的青春由于突然沉浸在美丽之中而充满渴望,她纷乱的思绪仿佛巢窝受到侵扰的蜜蜂嗡嗡作响。

时辰已经来到,这位苦行的修士该离开森林,到一个山洞去完成苛刻的修行。

当他睁开双眼刚要动身,那位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宛若一首熟悉却又难以忆起的诗歌,由于韵律的增添而显得陌生。苦行的修士缓缓起身,告诉她说他离开森林的时辰已经来临。

“可是你为什么要夺去我侍候你的机会?”她噙着热泪问道。

他再次坐下,沉思良久,便留在了原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