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不知道大白熊为什么会在这里,它听到小松鼠和小青蛙在聊天

大白熊在森林里的口碑可真是不好,它总是喜欢发脾气,小动物们都不喜欢跟它接触。

     
夏日的风在肆意吹着,我邀一个同学去一个游乐场游玩,顺便找他。他是小希,是我最近喜欢的一个人,他自己也知道我喜欢着他,可是前几天他突然告诉所有人说有了女朋友。毫无预兆的,我有点崩溃,想起以前一起玩的日子,那些梦幻的泡沫难道真的只是泡沫么?而最近他正好有空,索性出来见一面。

爱唱歌的小青蛙,是一个非常励志的胎教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准妈妈可以向胎儿传达这样一个观点:即使我们的宝宝生来并不是最优秀的,但是通过后天不断的努力,你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孩子!

贝拉是无意之间闯进院子后面那个小花园的,在那里,她认识了一只大白熊,更神奇的是,这只大白熊还会说话。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风花雪月是个凄凉的词语,风残、花凋、雪融、月缺。可是自从遇见你,它就变成了世间再美不过的情话,因为我想陪你,醉倒花雨下,共吟一首风花雪月的歌。

时间久了,大白熊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它也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该怎么改善和小动物的关系呢?

     
 这个游乐园是市里新建的游乐园,但是我也去过好几次了。可是从开始进去,就觉得游乐园有一些古怪。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卖东西的小摊,穿着制服的人四处走着,连保卫室也多了起来,这本不是这个游乐园以前的景象。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我约好小希在摩天轮底下见面。

哇,那琴声太悠扬了,是谁在拉琴?小动物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都想目睹一下琴声的主人是哪位高人。他们循着声音,终于看到了,原来是蟋蟀,正忘情地一曲接着一曲不停地拉。小动物们不想打扰他的兴致而且也很喜欢听他的琴声,也就不约而同地随着琴声跳起了舞,你瞧他们跳得多开心呐!终于蟋蟀累了,停下了琴声,抬头居然发现有这么的朋友围着自己,让他兴奋不已,真没想到自己的琴声能让这么多朋友喜欢,他决定要每天都为朋友献上自己的琴声,同时也希望自己的琴能拉得越来越好。

贝拉不知道大白熊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它待在这里多久了。

课外活动时间,廿惢正站在班主任的面前,微微垂着头,一副乖巧的模样,面子上却是不卑不亢。这场谈话已经过去20多分钟了,班主任却似乎仍不想放过她。只听她凌厉的声音继续传来:“这将带来多大的影响你们不是不知道,眼看着现在高二,马上就要高三了,你们却分不清孰轻孰重,净做些荒唐的事!”廿惢刚想抬头反驳,一旁的枫桥悄悄捏了捏她的手,开口道:“嗯,老师,您说的对。”班主任很是满意,面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枫桥,你成绩好,再加把劲上一个好的一本没什么问题,别因为被这些事影响,断送了前途!廿惢,老师也一直很喜欢你,实在不忍心看你再错下去,所以你还是把心思多多放在学习上,将来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不是更好吗?”廿惢点点头,心里却在想,本来就是这么想的,用你告诉我吗?

这天,愁眉苦脸的大白熊在公园中闲逛,突然,它听到小松鼠和小青蛙在聊天。只听小松鼠说:“这个公园可真大呀,刚才我绕了好久才找到这里。”小青蛙赞同的点点头,说道:“是呀,我刚才也走迷路了,要是有个指示牌可就方便多了。”

     
正准备进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爷爷,怀里抱着一个小孩。老爷爷看起来身体很硬朗,衣着很普通,倒是小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老爷爷说,让我抱一下小孩子,去给孩子买一颗糖。我心里想着,我要去见小希,不能耽搁太久,就准备拒绝的。但是老爷子想都没想就把孩子给我抱着,我只能抱着,等老爷子回来。不就老爷子就回来,说儿媳啊,抱着孩子走吧,拽着我的袖子就拉我走,我大喊大叫,说“我才不是你的儿媳呢,你这个坏人。”又开始拳打脚踢,可是为了不伤害孩子,这些动作都看起来像是在耍小脾气,我好生气又无语,难道我这么大的一个人,就要在这人山人海的游乐场里被拐卖么?我想起我的爸妈,还有我的同学,就觉得崩溃。周围的人都说,不要耍脾气了,你好歹是孩子的妈啊,快回去吧。那一刻,我心急如焚,我要去见小希。突然,在人群中,我看到了我的同学!终于有希望了。那位同学叫来了保安,说我是她的同学,而那个老爷子是人贩子,而这个时候,老爷子抱着孩子赶紧逃走。

在围着蟋蟀听他琴声的小动物们,很多都羡慕蟋蟀能有这么好的一技之长,能让大家仰慕他。其中有只小青蛙就想了:我不会像蟋蟀这样拉琴,但我也会唱歌呀,我也可以练习啊,但愿自己有一天也能像蟋蟀这样让大家围着自己羡慕自己的歌声。

不过大白熊告诉贝拉,这件事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会发生很不好的事。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打算让他们回去上课。枫桥看现在的局势不错,趁机说:“老师,那我们两个要好好学习了,她主科好,我理综好,正好可以互补。所以我们会组成互助小组,不谈私事,一心学习!真是谢谢您的建议!现在我们就先回去上课了。”说着便揪了揪一旁呆滞的廿惢,走向门口。直到两人刚踏出一只脚,班主任才反应过来,大声说到:“不许上课!给我在办公室门口站着!”说完便怒气冲冲的抱着教案出了门。

听到这里,大白熊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它想到了一个可以改善关系的好办法。

       
收拾了弄乱的衣服,整理了乱糟糟的头发,我感谢我的同学超禹,这个名字很像男孩子的名字,但也是因为这个名字我们结的缘。同学们都说我俩长得很像,我也问过我爸妈,她是不是我的孪生姐妹啊,当然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今天的她穿着我俩一起买的闺蜜装,安静的听我讲话,那神态像极了我。问过之后,才知道她今天来游乐园是为了参加游乐园的德州扑克大赛,于是约好一起回去,告别之后,我继续往摩天轮底下走着。

呱呱呱一阵响亮的鸣叫声刺破长空。谁呀,吵死了,睡个觉都不能让人定心。小猪咕哝着翻了个身捂着耳朵又睡了。呱呱呱声音仍在继续。哦小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梦呓般地说道,真难听,哪个不知趣的家伙,要是给我逮着非教训他不可。说完抱着头又睡去了。呱呱呱这个声音还在继续。哦,我真受不了。田鼠说着也躲进了自己的洞里,希望能避开这个呱呱呱的声音。那究竟是谁在这月黑风高的黑夜这么不知疲倦地高歌呢?哦,原来是那只穿着绿衣裳的青蛙,自从那天看到蟋蟀能让别人羡慕他的琴声时,就下定决心,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让别人来羡慕。

贝拉真的遵守了诺言,她没跟任何人说起大白熊的存在,只是在每天放学之后就悄悄跑进小花园,跟大白熊讲一些八卦。大白熊很少说话,它只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随着高跟鞋的声音逐渐消失,空气中有一阵的寂静,随即两人不约而同笑出了声,赶紧捂住嘴巴。廿惢满脸嫌弃,小声说:“本以为你要妥协,和我撇清关系,没想到最后竟然来了个大反转,真是笑死我了。”枫桥轻轻笑了笑,说:“是她说要我们好好学习,又没说要怎么学,”伸手轻轻牵过廿惢的手,神色认真,“况且,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人面对困难,又怎么忍心和你疏离。”廿惢看着他明亮的眼睛,怔了两秒,扭过头低低地说:“那是必须的,毕竟我的眼光这么好。”

第二天一大早,大白熊就穿戴整齐的来到公园门口。它在公园门口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着些什么。

     
 经过了刚才的事件之后,我心有余悸,警惕的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也难怪保安这么多,这里治安竟然这么差,真的让我失望。记得刚建设的时候,虽然人少,但是韵味十足,现在却满眼都是人。去摩天轮的下面,要经过一道水上的木桥,风吹着,也很不错,平复了刚才的心情,但是见到小希时一定要和他说我的遭遇。桥上的人也有不少,来来往往,女生身上的香水味弥漫着整个桥,突然,一阵薄荷的清香袭来,给这炎炎夏日带来了一丝清凉。回头一看,一个充满笑意但蕴含深意的眼神飘过去。

他知道自己没有蟋蟀那样的天赋,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歌手的。自从有了这个愿望以后,他就不知疲倦地练习,白天他到田里捉害虫,晚上有了空就开始高歌,虽然自己的嗓音不是很好听。小动物们看到青蛙最近变得勤快了,原来经常看到他趴在田埂上睡懒觉,总看到他肚子扁扁的,一副醉眼朦胧,似睡非睡的样子,而如今,看到他总是这里跳到那里,肚子也鼓鼓的了,而且凡是他管辖的地方蚊子都几乎见不到,晚上还会听到他不知疲倦的呱呱呱声。刚开始大家都很厌烦这个呱呱呱声,渐渐地大家也就习惯了这个声音。

但也有例外,就比如说。

表面风轻云淡,内心实则惊涛骇浪,真庆幸,这么好的他,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廿惢握着他的手又紧了紧,思绪绵延到从前。

不一会儿,小马和小鹿向公园走来,它们一路都在争执着什么,原来,小马说游乐场在公园的右面,小鹿却说是在左面。就在它们争执的时候,大白熊乐呵呵的对它们说:“亲爱的朋友,你们不要再争了,让我带你们去游乐场吧!我对这个公园可是熟悉的很呀!”小马和小鹿面面相觑,它们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大白熊的口中说出来的。就在它们犹豫的时候,大白熊拉起它们的手就大步向公园深处走去。

     
 又开始头晕了,似乎那股香有一种力量让我头越来越重。突然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呢,今天来这个游乐场怪事这么多,人贩子也有,这种迷香姑且算是迷香也有。跌跌撞撞地走到保卫室,说了刚才的情况,保安给我闻了清凉油后,恢复了不少。保安说,最近人贩子比较多,特别是像我这样的女孩子,被骗的概率很大,叫我小心一点,有什么异常就赶紧向保安求救。

突然有一天,这个呱呱呱声没有了,大家就好像缺少了什么,心里都很着急,不知道小青蛙出什么事了。大家商量决定分头去找。原来青蛙被一个满脸长满络腮胡的人给捉到网兜里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青蛙也没有忘记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是不停的歌唱。他那独特的呱呱呱声,传得老远,特别是在这静寂的夜里。正在到处寻找他的田鼠突然听到了他的声音,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找到了。循着声音,最终,田鼠在一个水池里的网兜里看到了小青蛙,里面还有小青蛙的好几个兄弟呢!田鼠悄悄地溜到网兜边对小青蛙说:青蛙兄弟,你别急,我一定会想办法就你出去的。说着就用锋利的牙齿咬起了网兜,不多久就把网兜给咬破了,青蛙兄弟们得救了。小青蛙感激大家对他的关心,更感激田鼠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觉得自己只有把歌唱好才能对得起大家对他的关心。

你说的女孩子喜欢男孩子是什么样的?

她普普通通,毫不张扬,爱笑爱闹,喜欢交朋友,喜欢和朋友谈天说地,喜欢拥抱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但她的心思细腻而又敏感,再加上天生有一颗善良之心,所以初中三年经历了许多波折与坎坷,很是疲惫。所以,枫桥的出现,仿佛是午后的一道温柔又耀眼的光束,直直地照进她的心间,让她觉得,自己是何其的幸运。

后来,越来越多的小动物跑去向大白熊问路,大白熊每次都耐心的为大家指引方向,时间久了,大白熊与小动物们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它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还没有见到小希,就发生了怪事,我想着赶紧见了小希一面回去,这里确实不能够待久。这样想着,赶紧抓紧单肩包,埋着头往摩天轮走。也不知道小希等了我多久,他会不会生气,不过他知道了我的遭遇,也就不会怪我了吧。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明晃晃的,一点也不真实,为啥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呢。走了好久终于到摩天轮下面了,但是小希却不在。

逃过这次劫难,小青蛙变得更勤奋了,不知疲倦得练习着唱歌。哇!这是谁的歌声,这么好听!小熊一觉醒来,听到这么美妙的歌声顿时来了精神,他伸了个懒腰朝着声音走去,路上碰到了小猪,俩人边走边谈论着自己是被美妙的歌声吸引的,决定去看看是谁在唱。到那看到好多小动物都围成圈,静静地听着,小猪探头一看,原来是穿绿衣服的小青蛙在歌唱,而蟋蟀还正给他伴奏呢!听着听着,大家不由得跟着歌声跳起了舞,你瞧,那场面是多么令人激动啊!要是你在场,相信你也会被那美妙的音乐声给吸引住的。

大白熊在听完贝拉讲完班里的早恋八卦之后问她。

高一时,两人本就是陌生人的相遇,自然也不会太过熟悉。廿惢觉得,一见钟情的事不太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他们属于日久生情。廿惢长相算不上出众,但却给人很舒服很可爱的感觉。她多才多艺,学过舞蹈,学过许多乐器,天生具有唱歌和演绎的天赋,所以参加了不少活动。

小精灵儿童网作品

     
 我大声喊着小希,他可能等我太久所以去旁边逛了,我喊他应该能听得到。果然不出我所料,小希向我走来。就像是冬日的太阳,暖暖的,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的心脏快受不了了,惊魂未定,悬着的心在看到小希的那一刻终于落下来了。我跑过去拥抱他,他也反过来拥抱着我。我错愕了,这不是小希。小希是不会这样抱着我的,抬头看了眼小希的脸,发现他的脸正在慢慢变化着,我惊讶了,那一瞬间,对,就是前男友的脸。我想挣脱他的怀抱,但是他力气大得惊人。真的让我崩溃了,难道我连小希和前男友都分不清楚么?因为毕业,我和前男友分手了,于是向小希哭诉,小希安慰我,带我走出了阴霾,所以我慢慢喜欢上了小希,但是天不遂人愿,小希喜欢了别人,有了他自己的女朋友,可是今天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努力回想着我约他的初衷,发现根本想不起来,难道这都是假的么,是前男友约我的么?我真的不知道了。我狂叫着,说你不是小希,你不是,为什么要冒充小希!小希抱着我,说我就是小希,你怎么了?我定了定神,哦,原来是小希,可是我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看到是前男友呢,可能是因为今天吓到,迷香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散。

哎呀,你不懂的啦。贝拉说。

这样有才的女孩子自然招人喜欢,所以她接受过许多表白。有来自同学的表白,但他的死缠烂打实在让人受不了,所以最后不得不已拒绝收场。也有来自关系好的男性朋友的表白,但她真的只是把他当作朋友,那种最好最好的朋友,所以拒绝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不论是哪个男孩子,都没有一个让她心动,谁叫喜欢这种事,是真的由不得人的。

     
于是,我和小希说了我今天的遭遇,他疑惑的表情终于似然了。说我刚才一见到他就抱着他,都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又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借给了我怀抱,但是呢,对我还是像哥哥那样的,没有其他的感情。我也知道,这是事实,所以表示也不再纠缠,就当朋友一样相处。我和他说刚才幸亏我的闺蜜帮我解了围,不然我就遇害了。就带着小希去找我的闺蜜,这个时间,那个德州扑克大赛也差不多结束了,去门口等她最合适了。

大白熊当然不会懂,因为它只是一只熊啊。贝拉心里想。

在那段时间里,廿惢和枫桥逐渐熟络起来,她从不会觉得他烦人,也从没有觉得他令人讨厌,因为他很成熟很理性,不由得让人安心。

     
有小希在我身边,我之前来时的恐惧没有了,周围的人竟然也看起来正常了。我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来到了德州扑克门口,等了一会儿超禹就出来了。我正准备把小希介绍给超禹认识,发现小希不见了,在门口等了这么短时间,我竟然没有发现小希已经走了。就此作罢,想着回去一定要骂小希,都答应好了一起回去的。

那你说的星空,银河,海豚又是什么样的?大白熊又问她。

枫桥有过女朋友,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分手了,那段时间的他特别难过。当时廿惢和他是同桌,她觉得既然是同桌,那就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所以晚自习时,她认真的安慰他:“不要难过,你还会遇到更好的人。”殊不知不久之后她就是她自己所谓的那个“更好的人”。她询问道:“你这么难过,是还放不下她吗?我想她其实没那么喜欢你。”枫桥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可我还是放不下,而且她是女孩子,不该受到伤害。”听完他的话,廿惢的心里痒痒的,她觉得她可能没办法再把她对枫桥的情感当成是革命友谊了,因为此时她心里的小鹿正在欢快的乱撞着。她被他的忠实和温暖打动,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窗外挂着几颗疏星,班里静悄悄的,静得能听到蝉鸣声,伴着她正加速的心跳声一声一声鸣叫着。

     
超禹说,过来参加德州扑克大赛,好多人好厉害对的,还碰到了以前看起来很弱,但是最终得到了冠军的同学。她这次过来并没有得到奖,但是她说就是一次经历,还拉着我逛游乐场。有了刚才的经历,我并没有游玩的心情,但是还是陪着超禹逛一下。她说,她在中场休息的时候,给一个学弟打了电话,叫那个学弟过来找我。我很奇怪,说为什么要来找我啊?她说,你应该一直知道那个林康学弟喜欢你吧,你至少给别人一个机会啊。我很害怕,觉得这样很不好,一方面给学弟机会,一方面又觉得以后没有可能。心里面埋怨超禹做这样的决定,又无可奈何,等见到学弟再说吧。心里面还是战战兢兢,希望见面不会尴尬。走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林康学弟,就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没有人接听,却听到旁边的草丛有音乐的声音。拨开草丛,毫无疑问,正是林康的手机。

贝拉说,她以后要跟喜欢的男孩子一起去能看到漫天星云的城市,运气好,还能看见银河。

之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廿蕊觉得他可能也喜欢自己。一次班级聚会结束后,廿惢正打算回家,枫桥提出要和她一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当然万分乐意。随着离市中心越来越远,人越来越少,天空也逐渐暗了下来。夜风刮过脸颊,明明是冬日里的寒风,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冷意,因为她看着路灯下两个人高高低低的影子,觉得幸福极了。即使他们交流很少,但是她依然很享受这一刻,好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他们可以这样一路走下去。

     
 林康来过了,可是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他的手机为什么在这里,他人呢?心里很着急,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总担心他被拐卖了。超禹赶紧给他的室友打电话,还好,他的室友说他在宿舍,但是好像脾气很暴躁,心情不好。慌忙之中,我没看到超禹的手机和我的一模一样。

还得跟他一起再踩遍全世界的海滩,运气好,还能看见海豚。

由于她的想入非非,只听“啊”的一声,她跌坐在地上。正要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丢人,走个路还能扭到脚,头顶传来温柔的声音:“我背你吧。”她一脸震惊的抬头,灯光在他脸上投下阴影,衬得他的面庞棱角分明。她只思索了几秒钟,便一口答应:“好,谢谢!”枫桥蹲下,她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心里偷乐:这种时候就不能考虑什么矜持了,万一晚一步他反悔了怎么办!天上掉的馅饼当然得接好了啊,而且还是这么美味的馅饼!她贼兮兮地想着,乖巧的趴在他的背上,痴痴的享受着他的温柔。她觉得,她满心的喜欢快要溢出来了,还不停的吐着泡泡。如果她有蓝胖子的口袋,一定要把时间定格到这个夜晚,然后和枫桥戴上竹蜻蜓,一起在夜空中飞翔。

     
我和超禹赶紧搭车去了学校,准备把林康的手机还给他。到了他楼底下,给他的室友打电话让林康下来,突然听到林康撕心裂肺的叫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叫我过去,和我说那些话,我不要见你。”我很无奈,在游乐场我压根就没有见过林康,能对他说什么呢?我也大声喊叫,说“我没和你说什么啊,你下来拿你的手机,为什么要把手机扔了呢?”他根本没听到我说什么话,依然重复着刚才那句话。

噗嗤,你是不是一只大宅熊啊!贝拉笑出声来。

他将她背到公交站牌,陪她一起等车。即使非常不想分开,可是公交车还是没有眼力地开来,打搅了她满心的陶醉。她想想这么久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突然觉得分外激动,手脚不听使唤的向前扑去。是的,她抱了他,轻轻的,然后在他耳边说了句“新年快乐”,就飞速地上了车,随着公交车远去,只留下她讲话时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消散。雪地上,只留枫桥一人呆呆的站了许久,陪伴着他的是满地的月光和深深浅浅的脚印。

     
震耳欲聋的声音,像是要把楼栋震垮了。我好害怕,学弟一直对我很好,从来不会这样失控过,可是我真的没有在游乐场见到林康学弟,也没和他说什么话啊,为什么呢?看到林康一时无法平静,我只好把他的手机交给他的室友转交给他,我自己便和超禹一起离开了。

虽然我不太懂你说的什么意思,但从我有意识开始,我就一直在这里了。

可是甜甜的事件过后,世上最狗血的事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的死党告诉她,她也喜欢枫桥。她很生气,气得肺都要炸了。她明明知道自己早就喜欢枫桥了,为什么还要和她抢?廿惢起初念着朋友一场,不愿意和她争吵,每天听着她告诉自己她是如何对他心动,又是如何接近他的,听得久了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便不知不觉故意与她疏远了,她想,她可能要失去一个朋友了。可是她的死党是个性格有些任性的小公主,朋友少,如果她也离开了,那这个小公主会不会哭呢?一想到这里,她就又有些于心不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