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你的信,最后看着一个个离开

图片 2

  当想念变成了一种念想,

如果,如果三年后,我离开时有选择,我不想做一匹好马。

或许,我对不起你们,我总是用刀子狠狠的伤你们的心,直到你们一个个的离去,仿佛自己才懂最在乎的不是她,是你们。我的不珍惜让你们离开我,到最后只一个人独自伤感,独自流泪,我后悔过,挽回过,可时间不会原谅我。错过就是错过,离开就是离开,时间不会放过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都在变,披上厚厚的伪装。用坚强的外表遮住那弱小的心。

关于爱情

梦想是一个说出来就矫情的东西,它是生在暗地里的一颗种子,只有破土而出,拔节而长,终有一日开出花来,才能正大光明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在此之前,除了坚持,别无选择。

  我会从娇阳下升起,

学校新北区刚建好的图书馆挂上“生地图书馆”的牌子我也注意到了,格外醒目,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北正在从南京消失。尽管不知道南京会不会对中北的离去不舍,但我是的,我不舍生活了一年的地方逐渐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更害怕自己这样的留下被同抛弃挂上等号,害怕自己渐渐对回忆恍恍惚惚,迷迷瞪瞪。

最痛的伤永远是最爱的人给的,宝贝,我为你放弃了一切,可你最后留给我的只有破碎的心,我不敢再爱了,我害怕被伤,害怕孤单,害怕你给我留下的痛彻心扉的思念,我害怕你给我留下的一切,害怕眼泪留下,我把心给你,把毕生的爱给你,你却玩腻了。许下的天长地久,不知你丢在了什么地方,我拼命的找,仔细的找,我用我的心在找,我用了我的一切去找,它却再也找不到。剩下的只有寂寞,悲伤。角落里的眼泪,没有人懂。

却难以让你遇到一直心安的人”

笛安说:“我曾经以为,女人都是飞蛾生性擅长不怕死的扑火,后来才知道,原来也有一种女人是候鸟,无论和如何都沿着一种静谧的轨迹安宁的飞翔。”

  我不怕从一种夸张的表现消失的无踪,

还有三年,似乎就要印证那句“所有的成长都是为了分别”,可我还没做好准备,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等一等啊”,但我知道,终归是要分别的。

走过的十几年里,我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遗失了什么,记忆的角落留下了伤痛的回忆,我不想去回忆,也不敢回忆,那些永远摸不掉的痛。

我记得上学的时候,我曾经暗恋过很多男生,到现在我已经无法记起他们的容颜甚至名字。我总觉的我是一个很多情的人,永远无法专情。我以为我会一生流浪,居无定所。天大地大任我翱翔。

一段恋情一段伤,一段别离一段愁。那些生命里想要做到的、想要珍惜去拥有的,想要携手过一辈子的。而今我苦笑自己当初太过于天真。以为曾经彼此不会变,以为只要真心的去付出就会走的很远很远。可,最在走走停停的日子里,我们还是变了,我们走着走着也就开始远离了彼此的世界再也没有彼此之间的任何信息,最终还是向时间,向现实宣告”我们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那怕泥泞不堪,

四年,这样一个漫长得需要同样漫长的四年来回溯的时日,似乎等不及我们喊一声“等一等啊”,就会倏然离去,而它走的时候,也许比来的时候更轻,悄无声息,身后却是我们没心没肺的喧闹,我们就像从未意识到,四年,其实也可以转瞬即逝。

人总是这样,宁愿抛弃拥有的,也要去追求那一个个幻想,最后留给自己的只有寂寞,看着一个个离自己远去,内心的伤痛只有自己懂,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放弃拥有的,去追求那一个个幻想,最后破碎的不只有梦,还有心。

其实他真的是一个很适合做老公的男人,有人说:“你结婚后,真的越变越漂亮了。”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好的爱情会让人越变越美。他总是很支持我,无论我做任何事,他都会支持我,就如同我今晚跟他讨论想要专职写作这件事。他说:“你决定就好,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即使我心里不支持,我嘴上还是支持你,想做就做吧!我不想你人生留下遗憾。”这句话真的让我感动到了。

我们的一生之中,经历过无数的风波,起起伏伏,担忧考试不合格,初恋时非对方不娶不嫁,出到社会做事出错……但现在还不是好好地活着吗?昨日的压力,已是今天的笑话了,还摇摇头,说一句:“当时真傻。”人,只要生存下去,总会过的。

  我将晨光的遥望又到远方。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念旧的人,即使明知道有些过去了的东西花时间来回忆毫无意义,但我依旧乐此不疲,对那三年如此,对这四年亦如此。所以,我不是一匹好马,我爱吃回头草。而对于我这样一匹不好的马来说,四年的时间,足够我把前三年早早吃过的草再吃好几遍,从早到晚,从晚到早。
我像是生活在一个自己构建的圈里,来回打转,而现在,中北成了这个圈最外面的一环,我走了更大的圆,吃了更多地草,不注意就走了中北的四分之一,四年只剩了三年。

有人说,过去了就过去了,既然过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或许说的对吧。

关于友情

如今想想,眼泪还是会默默滴落,因为泪水使我得到安慰;让我看清现实生活里随波逐流的。纵使我用沉默代替所有,但心中的山谷里,还是会有一种不被发现的渴望,一种想要奔跑的渴望,一种想要消失的渴望

渴望的我,在等待我的渴望。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渴望,却在念念不忘的迷程中,被时间遗忘?”明知道总有一日,所有的悲欢都将离我而去”,为什么”流血的创伤总有复合的盼望”?逝去爱情的原来告诉了我们:是你的离去和我的忧伤。

  我会顽强的走下去,

可中北的即将离去我注意到了,比注意许多其他东西更加注意到了,她将要离开这里——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南京,去往丹阳,留下14到17届的我们,留下她“生活”过的痕迹。我们似乎也从中北即将离去起,开始觉得大的意义上的孤独,我们被留在了这儿,这种孤独在剩下的四届里,一届比一届深重。我们也将要学会大的意义上的想念,尤其是在周遭的环境渐渐更多地烙印上南师的气息后,我们会开始想念中北,想念她原来的样子,开始觉得从前未曾注意的分外美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会爱上他。这个问题我也曾思虑良久,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可是跟他在一起以后,我开始无法对任何人心动。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即使相对无言,也很安心。大概因为这些让我情愿跟着他一起吃苦,一起奋斗。

日月和流年,有些沧桑,在这个刺痛人心的冬天里,仿佛漂浮着我的忧伤。我参不透一切的缘由,一切的起因。曾经,那绵绵的细雨可帮我,洗涤自己,而现在,谁帮我放掉回忆?告诉我,花的飘零,叶的凋敝,是不是只是生命的一段小小插曲?
 还记得,最初的我们曾一起走过的日子吗?
纤尘荏苒,流年缱绻。静静地,窗外的雨滴淅淅沥沥,心间无尽感慨。记忆深处的落红,碎了一地的忧伤。

  一种浮想着生活,

图片 1

或许让回忆重演,我的选择还是如旧,我不是好孩子,更不是好男人。我总是用别人对自己的呵护狠狠的伤她们。最后看着一个个离开。留给自己的只有无助,看着那天空,空荡荡的天,寂寞的云,呵呵。自嘲自讽眼泪是最好的陪伴,孤独的时候,她来陪伴我,或许一辈子不离不弃是说给她的吧。

而他就是那个让我心安的人,我喜欢睡觉的时候紧握他的手,十年如一日,这个习惯一直保存着,我想当时的我应该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而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我了。我依然喜欢紧握着他的手,每晚入睡。这大概就是婚姻最美的样子。

很多事很多理,不是你不断地想就会弄明白的,而是某一刻,你突然被触动被激发而顿悟的;不是不成熟的你,每天都想着要成熟要长大就能如愿的,长大是某一天你经历某事儿,瞬间长大的。

  从不懈怠时间,

人的一辈子能经历多少个四年呢?我想,大概侥幸也就二十五个吧,而在我的这已经过去四分之一的四年里,我与中北相识了一年,几乎是整整的一年。一年的时间足够我安顿好自己,把自己像一棵树一样从一个地方移植到另一个地方,给自己紧实最后一块新土,浇上足够的水。一年的时间也足够我明白,有很多东西,就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会出现在我不注意的地方,最后以一个不注意的方式消失,我就像从未见过它们,它们也从未出现过在我的生活中,譬如爱情,譬如尘埃……

图片 2

人生就是这样,你想要的东西总要到你不再指望的那一刻,才姗姗来迟。

  安睡那些不安分的青春,

我结婚之后,也曾碰到过追求者,每次总是婉拒,回去讲给他听,今天发生的故事。他从来都是安静的听着,不说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些追求者很快都消失在我的生活里,这就是人生。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的世界里,总有人想要走进来,然后有人离开,如此反复循环着。

有时候,你只想让自己变得简简单单,然后认认真真地去喜欢去爱一个人,但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别人未必这么想;很多人都在找寻属于自己的最佳选项,而不是唯一选项。所以,有时候,即便你喜欢一个人,也别太奋不顾身,或许换来的只是不屑一顾。只有彼此都认真一点,结果才会更好一点。

  问过了多少人的匆匆,

她们离开以后,我甚至想不起她们的容颜,更懒得去联系,任由她们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我始终是孤独的,一个人好怀念着曾经的温暖,怀念着她们生活。

在许多的犹豫中,你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勇敢地上路,不要徘徊在许多假设性的框框里。那是一个人生的大关卡,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那就是:尝试,再尝试,不害怕所有的新鲜事。

  不停的忙碌着一天里到夜晚。

她们离开了我的世界,却一直未曾离开过我的心。

趁年轻,多读书,多游历,多交往。经历的越少,人越会对环境不满意,消极的认为是环境制约了自己的发展。见识的越多,人越会对自己不满意,懂得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反而能做出一些事情来。

  学会了拥抱温暖和光明的气息。

文/无戒

 
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不知在远方的你是否能感应,我从来不敢给你任何诺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太年轻,你追求的是一种浪漫感觉,还是那不必负责任的热情。

  从一开始就是到现在,

年轻的时候就是傻,对某些事情总是有所期待,我们曾说过长大了不结婚,我们三个一起生活,我来写文,卡卡负责挣钱,简负责在家做饭收拾房间,为此简还提出抗议,被我们无情的驳回。那段岁月是美好的,有时候我想不清楚我们的感情属于哪一种,亲情或者友情。我只知道她们是我的朋友,一生不换的朋友。

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常常从四十岁开始。